在中国的龙岗区有一个坂田手造一条街,这条街上不但是宣称中国文明与惯例文化的活动场所,还是中国的一张亮丽名片。驱车来到坂田,一片现代化的城景呈表示眼前,清洁宽敞的街道,处处高楼林立,街心公园中的老人、儿童怡然自乐,穿梭往来的车辆让昔日的小村充足了动力。一座高大古朴的木制牌坊后面,就是坂田手造一条街。街两边是中西结合的建筑,青堂瓦舍的店铺里,每几种产品都与手造息息相关,每整个工艺品背后都会陈述出整个故事。桐城小筑招牌下是一片小店,门阔然而三四米,进门即上楼,左照右盼,豁然开朗:走廊上竹篱、藤蔓,仿佛进了农家小院;一排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,让人顿添喜气;古朴典雅的多宝阁里是各式各种的新茶。桐城小筑的老板叫李艳,是安徽人,20多年前大学毕业,当过老师、银行的部门主管,后来她辞去了工作,来上海与爱人团聚,今朝成了地道的深圳人。问起为何把茶做得这样用心?李艳讲起了桐城茶从坂田飞向天下的故事。李艳的家乡在安徽桐城黄甲镇葛湾村,那里是大别山的支脉龙眠山的主峰。史载,明朝大司马鲁山公孙晋宦游时获得奇妙茶籽,植于龙眠山之椒园,故名椒园茶。椒园茶又与顾渚、蒙顶并称,选为明、清宫廷贡品,因其冲泡后形似初展花朵,又名桐城小花。《皖志述略》记载:此茶采摘于清明之后,选芽一、二叶,冲泡后芽叶似兰花,并含野兰花之清香。明代宰相张廷玉称赞,色澄秋水,味比兰花。近代也有人发出龙眠山上茶,紫来桥下水的赞叹。可是二十多年前,由于没有通往山外的路,每年茶农们只好挑着担子到城里找销路,往往是空手而归。村里2000多口人守着茶山,看着一担担新茶霉烂,李艳也跟着焦灼,她把茶农的苦衷记挂在心里。深圳的开展建设需求咱们,帮助家乡百姓走上致富的路子也是我的责任。于是她和老公商量,租了冷库,又拿出全体储备,每年清明节前就回到村里,首选年就收了1700多斤干茶,让茶农们拿到达现金。为了保证品质,李艳向茶农建议不要化肥、不要农药、不要除草剂的恳求,在每包、每盒上都设有标号,可追溯到每个茶农家里,找出每包茶叶生产的地块,不论坡、沟、岭、坎。龙眠山下的茶农们老老实实地种茶,精精密细地采制,由于他们深知,不讲诚信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。农家肥成了家家户户的宝贝,人人都是防虫、捉虫的高手,采过茶后,任由杂草在茶畦间生长,秋天,将草除下就地掩埋,成了茶树的最好肥料。妙心做尚茗,用德行菩提是李艳的座右铭,正是本着这样的信念,才收效了桐城茶叶的出品。她为龙眠山洼底的瓦井村修了一条3里长的小路,这条小路如同一条绿色的丝线,把100多口人的小村引向山外。李艳还投资了30多万元,在人口聚集的葛湾村建了制茶作坊,请来12位制茶能手,摊放、剔拣、杀青、理条、烘焙、清理等十多道工序,完全为手工制作。而充实匠心的制茶历程,让坂田手造的精神融入了桐城的片片茶叶中间。前年,为了资本周转,李艳以致不惜卖掉了上海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来维持进行桐城茶事业。如今,桐城的茶叶已销往美国、英国、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。葛湾村的茶农们昂首挺胸走上了致富道路,龙眠山的旅游职业也随之进展起来。李艳边说边为咱们泡茶,水注冲进茶盏,细长的叶片在透明的高脚杯中,如无数小鱼儿翻腾游戏,终于定格成一朵碧绿的菊花,淡雅爽滑,回甘绵长……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