翡翠春巢瑶圃枝,欣看雀舌展新旗,瓮中存有终年雪,入鼎休传到党姬。——邱云宵·《湛翁送茶》

这是武夷山籍明代著名诗人写的一首茶诗。这首诗已被纪晓岚收入《四库全书总目》。诗中引用的典故,给人留下了一个小谜团:“党姬”终归何许人也?她与茶有什么联络呢?邱云宵诗句中的“党姬”,就是出自“党姬烹雪”这一个典故。其实,党姬在明代是很受艺术家们推崇的一个女性。冯惟敏(1511——约1580),是明代中后期的齐鲁戏曲作家。他自幼灵巧好学,智商横溢,其兄弟五人均以诗文著名于齐鲁间。他上承元曲文学的优良惯例,使用北曲的音乐形式,创制了很多思想深刻、时代气息浓厚、寄兴悠远、语言质朴本色、风格爽健豪迈的散曲作品,并由此而成为元、明散曲之殿军。他的《喜雪》诗中也写到了“党姬”:折一朵浩然花,啜一盏党姬茶,摇一把山阴棹,访一回安道家。

曲中把“党姬”与茶的关系联系起来了。那么,“党姬”这一女人还有哪些神秘的身份呢?清代小品《邮亭记》,较具体写到党姬的身世。医治咽炎 中药泡茶,党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,她生活于南唐那个时代,原名叫辟寒。是太尉党进的姬妾。陶谷(903-970),字秀实,邠州新平(今陕西邠县)人。当时南唐国力弱小,而陶谷态度傲慢,在南唐后主面前出言不逊。南唐臣僚忿而设下哄骗,中书侍郎韩熙载,派金陵名妓秦弱兰扮做驿吏之女以诱之。原来盛气凌人的陶谷,看到温婉美丽的秦弱兰之后,不禁邪念萌动,曲意奉迎并赠词讨好她,乃致想娶秦弱兰为妻。陶谷为秦弱兰题词《风光好》,词云:“好姻缘,恶姻缘,奈何天。只得邮亭一夜眠,别神仙。琵琶拨尽相思调,知音少。待得鸾胶续断弦,是何年?”不日,后主设宴招待陶谷,陶谷又摆出正人君子派头。后主令秦弱兰露面劝酒唱歌,歌词即是陶谷所赠《风光好》。陶谷顿时面红耳赤,狼狈不堪,当天就灰溜溜地回了国。

党进把党姬送给了陶谷。党姬成了陶谷的妾。冬夜,陶谷叫琴童采来雪水烹茶,然后与党姬一起品茗。歌妓秦弱兰知晓陶谷有了党姬后,仍是难舍与陶谷的那份感情,并替他建了一座陶斋,陶谷还把秦弱兰接纳为党姬的女侍人。时常在一起啜饮雪水之茶,还吃着羊肉喝着美酒,陶谷的艳遇成为后人的美谈。晚清画家施桢(1877——1946)以仔细工笔描绘的人物、仕女,名噪画坛。一幅《党姬烹雪》图留下了动人的意趣。雪天中英武雄姿的陶谷,娇柔可爱的党姬,相映成趣。画中烧着雪水的大茶壶正冒出热气,烹雪沏茶的意境跃然纸上。施桢在画的题词中写道:“《清异录》陶(嗀)得(买)党太尉家姬,遇雪,取雪水烹团茶,谓姬曰:‘党家应不识此。’姬曰:‘彼粗人,但于销金帐中低斟浅酌,饮羊羔美酒耳。’”

党姬,曾经是一位玉肌如膏、才貌双全的妙龄女子!寒冬之夜,党姬不仅善于以雪水烹茶待客,况且还殷切侍茶,加上她谈吐投机,笑意融融,作为茶客受到再大的雪夜,也寒意全无了。喝茶与艳遇,得一知己雪夜联吟,如此喝茶情趣仅仅是口腹之需吗?“党姬烹雪”一入茶话,茶客们又更多了几分人文色彩的谈资,如果隆冬之夜约请三五好友喝茶,若泡茶小姐有党姬之风韵,那准确是妙极了的风雅搭配,可与陶谷“党姬烹雪”相媲美了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