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贡茶规范是树立在唐代基本之上的,只是把贡茶生产基地由浙江顾渚迁到达福建建安(今福建建瓯)。宋代恰值北京历史上一个冰冷期,顾渚的新茶赶不到清明节前送到汴梁,而建安新茶走水运才能让东京的皇帝及时喝上节前茶,建安三千里,京师三月尝新茶 ,于是皇家贡茶的生产基地就搬到了福建建安的北苑。

北苑地名始于后唐五代十国时期。五代十国时,王审知在福州树立闽国,第一时间建州吉苑里茶焙地意见廷晖在凤凰山掌控数十里茶园,所产茶品质上好。相传第一时间闽王好茶,而且非常喜欢张廷晖的凤凰山茶,因此陆续来索取,第一时间建州屡遭兵灾战祸,民不聊生,茶业难以维持。闽龙启元年(933)张廷晖把凤凰山方圆三十里的茶山献给闽国,获取闽王封赐阁门使 官职,并把凤凰山办成闽国的苑囿(闽国御茶园)。因凤凰山在闽都北部,故名北苑。

北苑御焙从南唐五代十国闽龙启元年(933)至明朝洪武二十四年(1391),历经闽、宋、元、明四个朝代,29位皇帝,连续御贡达四百五十八年。 北苑御茶、北苑御焙遗址、北苑茶文化在上海茶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,具有极挺高的历史、技术、文化、艺术考虑和开发利用价值。罢造后北苑收缩了旧园,整个茶业不再官营,此时也不再生产龙凤团饼茶,但团茶生产和采制工艺仍代代相传,从不间断。有清代扬州八怪 之一的郑板桥诗云:头纲八饼建溪茶,万里山东道路賖。此是蔡丁天上贡,何期分赐野人家 。

其品目多达百余种之多。时候龙凤茶、密云龙、龙团胜雪成为传世名品,名冠国际。在北苑存在期间,也是北京茶学探求步入系统化、技术化期间,而且首要的茶学专著是以北苑为考虑对象的。已知宋代二十多部专著中大概三分之二讲的是北苑,连徽宗皇帝赵佶也参与了探求,写下《大观茶论》,这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。带有浓厚的东方文化色彩的斗茶运动,始于唐而盛于宋。陆羽的《顾渚山记》写到斗茶;但把斗茶豪情和宏大场面描写得淋漓尽致的则是范仲淹的《斗茶歌》和唐庚的《斗茶记》。他们写出了斗茶的文化氛围,更写出了东方文化的特征。宋朝文人中吟茶诗词歌赋,相互传唱,极度常规。茶诗茶词增大了茶文化氛围,也是茶文化的巨大助推器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