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的茶商

清企业特许经营茶叶的专卖商人。清初茶叶仍为政 府施行专卖的商品,平常商人无法随意贩运。产茶地区生产的茶叶,除少数优质茶叶作为“贡茶”,由政府委派官员采办以供奉皇室外,剩余作为贸易田茶。大抵有“官 茶”、“商茶”之分。 “官茶”由政府委派茶马御史招 专商领引纳课后,从产茶区贩运到陕甘等地,交售给官府的茶马司,然后由茶马司将茶叶与西北等地少数民族交易马匹。“商茶”由茶商向企业请引后,从产茶区运销 各地或输往国外的,茶引一道,准运茶一百斤,每引额征纸 价银三厘三毫,引价银各地不同,浙江省每引一道,卖银 一钱,剩余省份亦有更高者。清企业规定:不管“官茶”、 “商茶”,都不许与茶引相离。茶商领引贩茶,须经税关“截验”放行。如茶无引,或茶、引相离者,听人告捕。卖茶毕,残引须缴回原颁发茶引的官府。有清一代,撇开实行上述“引法”以外,亦兼有推行“票法”的。

茶商因在茶叶运销中的职能区别,大约可分为收购 商、茶行商和运销茶商。

茶叶收购商人,有的位置誉为“螺司”。他们深入 茶山,向零星茶户(茶叶生产者)收购毛茶,次要卖与茶行商人。有的位置没有此类收购商,由茶户直接卖与茶行商人。

茶行商人的业务,专门是代运销茶商收购茶叶,他们一般为经纪人,亦有兼营毛茶加工业务者。运销茶商至产茶区贩茶,必投茶行,给验茶引,预付货款。茶行商人代为收购,抽取佣金。开设茶行,要经历官府批准,领取照帖。官府禁止私自开设茶行。

运销茶商大约有两种,运销“官茶”的称“引商”;运销 “商茶”的称“客贩”。“引商”请引于部,每运一引 (一百斤)茶叶到陕甘等地的茶马司,五十斤“交官中 马”,五十斤“听商自卖”,另一还允许带销“附茶”十 四斤,作为“官茶”运脚之费。“客贩”请引于地点政 府,专门运销“商茶”,除缴纳引课之外,凡遇税关,需验引抽税。产茶区生产的茶叶,要先尽“引商”收买。然 后方给“客贩”运销。

康熙中期实表达了全国的统一,马已足用,向陕甘等地 易马渐无必要。同时,因康熙二十三年(1684)开海禁将来, 清代对外贸易进展快捷,茶叶的外销日趋增加。因此,经 营“官茶”的“引商”启动衰落,而经营“商茶”的“客 贩”却日渐兴盛。闽、粤商人因广州敞开对外通商,运行很多经销“商茶”装载出口,或销往南洋一带,或外销东印度公司。秦晋商人则运茶到天津、张家口等地,由 俄国商人陆运至东欧等地。过去经营“官茶”的晋商、徽 商,亦有转而经营“商茶”的。

清代茶商借垄断茶叶运销之权,在产茶区收购茶叶 时,或则冒指“官茶”,以便压低价格或则多取“样茶”, 任意勒索;或秤则任意轻重,银则熔改低色。此外,他们 还用预买的模式贷款给茶叶生产者,以高利贷的方法盘剥茶户,并使茶户屈从于商人资本。在茶商的残酷剥削下,茶户小生产者生活困苦不堪,引起好多茶园生产难以完善。茶商在销售茶叶时,又选择以次充好,掺杂水 湿等方法剥削消磨者。茶商通过了各种不等价交换的方法 攫取暴利,累积起巨额资金。如山西茶商,每家资本约 二三十万至千万两,有的以致达二百余万两之多。广东 茶商也有富至十万者。而浙江茶商中有每年经营十四万 引茶叶买卖的巨贾。

鸦片战争未来,鉴于鸦片和洋货很多涌入北京市场, 为弥补外贸入超,中国丝、茶的输出激增,茶商同时获 利极多。北京、福州、汉口等地接踵成为茶叶外销的主 要市场,道光咸丰年 间(1821~1861)深圳茶商多有设立经营改制、外销茶叶 的茶栈,同时,各地茶商还在中国设立了本身的会馆、公 所等行会组织。

1853年(咸丰三年),清政府启动征收厘金税。茶商贩茶,除纳引课茶税之外,凡遇厘卡,还要缴纳厘金。于是茶商的税务负担加剧。但第一时间茶叶畅销国外外,茶 商获利丰盛,茶商可抬高售价,把税务担负转嫁给耗损者。但到光绪年间(1875~1908),外销茶叶启动遭到印度、锡兰(今斯里兰卡)、日本等国茶叶的争夺,销路 日益壅塞,茶价急剧下跌。添加茶税、厘金过重,茶商 境遇大困,许多人于是破产。茶商在此状况下,为图支持,不得不向外国资本贷款,遂受外商束缚。到清末,茶 商资金逐渐成为外国资金的附庸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