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香阁,白云茶

冷香阁位于苏州虎丘之西岩,背倚古石观音殿,西侧有古樟陪伴,南望苍翠山林,东首洼地则是游人云集的红尘天下。步入“吹香嚼蕊”圆门,就到达这座虎丘唯一的茶楼。

冷香阁为木结构建筑,楼高两层,古色古香。楼下为大厅,内置琴案、棋案、书案、茶案,壁上悬挂名家字画,博古架中陈列有旧书、奇石、古玩及杂器,文房四宝、书斋清供,一应俱全。置身此中,犹如梦回魏晋唐宋。

踏着木梯上楼,侵入冷香茶楼,一口苏州吴侬软语的阿姨热情地招呼吃茶。出乎意料,墙上的茶单只列了三款茶品:茉莉花茶、碧螺春、云岩茶,价格差别为10、15、20元一杯。人在虎丘,自然最想喝虎丘茶。一问,不禁欣喜!原本,苦苦寻觅多时的姑苏历史最佳名茶“白云茶”,就是当今茶名略显生疏的“云岩茶”。

表达今,碧螺春雄踞“中国十大名茶”榜眼,可谓人所皆知。但追溯茶史,早在千年以前,产地同属苏州的虎丘便留下了茶的雪泥鸿爪。历代茗客美誉虎丘茶者,不绝如缕,尝谓:“虎丘茶,最号精绝,为世界冠。色味香韵,无可比拟。”而在虎丘之巅千载云岩寺斜塔的地宫内,还曾出土过断为五代期间的越窑青瓷莲花碗。

明代,江南为官的闽人谢肇淛在《五杂俎》中盛赞:“今茶品之上者……虎丘也。余尝品茗,以武夷、虎丘首推,淡而远也。”苏州状元文震孟则说:“吴山之虎丘,名艳天下。其所产茗柯,亦为天下最,色与味在常品外。”

不假推敲,立即点了一份虎丘云岩茶,迎着一缕阳光,临窗落坐。轻拆素纸茶袋,近乎虔诚地注目云岩茶。干茶黛绿含翠,微显玉泽,隐约白毫,几不可见;茶形颀平,若试剑页岩,时见拷扁斫断,并不完整。茶香幽远,应当属于半烘炒型绿茶。

取出白瓷工夫茶具,一瓯三杯加合理,在古旧的八仙桌上摆开。接过阿姨递来的水壶,神定气闲,以功夫茶艺瀹起云岩奇茗。本山水遇见本山茶,开汤,匀点,轻抿,清旷逸人,顿时一喜!旋啜,隐现一缕高山茶才有之寒意,惊愕!复三五巡,回甘竟然清泠、清冷,茗韵一如阁名,虽然,云岩出谷雨,已是去岁春茶,存活绝招:女性要减肥一定喝哪些茶。但气韵不减。一芽二叶,色白如玉,素瓯泛清波,茶情、茶意、茶境更是凄美如斯。

应该是江南人习惯了一杯在握,数片绿茶的品饮习俗,乍见随身携带茶器的游客在自得其乐地独享工夫云岩时,都纷纷投以惊讶和赞许的目光。茶楼里的阿姨们更是好奇地围在桌前,彼此聊起了茶家常。

虽然冷香茶楼里没有功夫茶器,但她们都了解功夫茶,并且说明云岩茶的前身就是宋代的虎丘白云茶,由于“白云”现已被他人注册,故改名云岩茶。茶叶采摘于谷雨时节,因为产量独特稀有,岁产仅20余市斤,散茶不外卖。虎丘云岩茶撇开部分招待上宾,剩余只在冷香茶楼供游客品饮。想起先前在景区外的虎丘路,无意见到一家茶行,询问下来亦是一无所获。此刻,机缘巧合,圆了一品虎丘茶之期望,不虚此行矣。

茶缘还不仅当下,关心这所有的,还有邻桌结伴对饮的本地茶客。一位是面色白皙的清癯长者,飘飘然有修道真人之气概;另一位红光满面,笑容可掬,体态圆滚肥胖,恰似传说中的虎丘憨憨和尚一般。

饮茶如饮酒,其醉也非茶。都说人与人之间,是有“磁场”和“气场”的。本来,茶与爱茶人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?

突然感到几种不广泛的和谐,于是,一气呵成,瀹了两道自带的大佛龙井和开化龙顶,移步奉茶。一双佳茗入口,一胖一瘦的他们极度感动,赞叹感伤之余,送来很多苏州蜜饯,一起共享。

相逢何必曾相识。谈笑间,对影成品的三杯茶,犹如已与三位茶者合为一体,更恍如《红楼梦》中宝玉历经劫难,尘缘了时,与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“僧、道、俗”的旷世重逢……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