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碌的煮饭仙

旧时,武夷山岩茶厂中的做饭人,既没有享堂馆里厨师的尊称,也不会遭行伍中伙夫的鄙视,他们有个极度奇特的雅号——煮饭仙。人在厂中,厂在山中,仙者,山中人也。

据传,此种称法来自武夷山水帘洞小和尚王广。小王广心地善良,从小在武夷山云窝石堂寺出家,干的是煮饭等杂活。寺中和尚饱食终日后,逐渐心生邪念,以观音送子为幌,浪费良家女子,王广见了气在心中,却又无力制止他们。文殊、普贤菩萨知情后,因此设计引开王广,劈下山岩砸死寺中99个野和尚,并填没了石堂寺。

王广得救出走,来到山北的水帘洞茶厂仍操本行——做饭。工人们看他个子矮小,为人又老实,于是,经常欺负他。饭送少了要骂,送多了也要骂;菜咸了要骂,淡了也要骂……王广逆来顺受。一天王广送饭到水帘洞(俗名走马楼)的峰顶,茶工们又拿他来开玩笑,一不注意,把王广推下了几十丈深的崖下。人命关天,大家转神后,订立了个共守同盟,说王广是不注意跌下去的。谁知晚上到茶厂,仍见他在煮饭做事,秋毫无损。你们很奇怪,缓缓的都把他看成仙家。王广死后,身躯不腐,善男信女出资将他塑以金身供奉。后来武夷山人便把岩茶厂中做饭的人叫作煮饭仙。然而,这一个煮饭仙大概还有另一一个解释,能够更公道,就是说煮饭的人觉睡得少,如仙人似的。

茶厂中做饭虽然简便,但几十号人,一日三餐,事件也挺多的。煮饭仙每日三更一过就得起床洗米、捞饭。把捞出的米饭放入木制的大饭甑蒸熟,起码要蒸二三甑。前不久应敷了早饭,紧接着又得蒸午饭。

茶工们通常埋怨饭太硬了,食用不下。这也难怪煮饭仙。二是把米煮太烂了,浸入饭甑后,鉴于没空隙,难以上气,饭蒸得时间长,通常还不透心。赶不露面饭给茶工们吃,会被包工头骂死。至于菜倒还轻易,平常清一色的炒咸菜。善良点的包工头,会叫煮上米汤,也算碗好菜。如遇墟日加菜,忙然而来,包头会叫捡茶女帮忙一阵子。

旧时,岩茶如金,做青、炒青、揉茶等丢在地上的茶叶,都由煮饭仙第二天早扫起装入茶篓,放到小沟和水窟中清洗清洁,再晾干,晚上交由炒揉。茶工最怕这种扫地茶:味呛难闻,不均匀难炒难揉。至时总要骂煮饭仙几句,以解气,但包工头、老板却如视宝宝,照样卖出。

说到挑柴薪,表示在人大多数都不懂了,那时炒青用的柴火分两种:炒水仙时,用树木、小灌木,火力比较大;炒菜茶、名丛,用鸡芒(学名:芒其骨)火势旺起来得快,灭下去得也快。这些柴薪,大都存放在上突下嵌的岩壁下,不会被淋湿。没有此天然场地的,将要另搭个草房堆放,不占地盘,且防火患。煮饭仙每天问过做青人后,再挑柴入炒青间,只准有余,不敢不足,否则会遭骂,还要起床再挑。

煮饭仙的琐事许多,比如还要给过道、炒青间的灯盏添油、扫地等,忙忙碌碌,起早摸黑。大家晚饭后,就得马上洗碗,其次才能去睡眠。手脚慢者,一天睡不到多个时辰。

采茶工也常会玩弄煮饭仙,待他挑青时在茶篮中放入石头,让他挑回厂,名曰担猪仔。在行的,将两只青篮放在一起,以便察看,不肯采茶工放石头得手,马大哈者包挨。

然而,煮饭仙也属厂中的高薪阶层,工钱与头等采工看齐。

煮饭仙多为江西蛤蟆,也有当地的福建老牙(当处所言爷音牙,此为当地贬江西人和自诩的说唱)。

煮饭仙最要紧的是讲究卫生。那时,星村街方氏口碑第一,当仙时间也最长。

煮饭仙都是身强力壮者,否则不敢端这几个饭碗。

光阴似箭,往事并不如烟。当年在三仰峰碧霄洞茶厂当过煮饭仙的孙太生,当前已享米寿(88岁)。银发红颜,思绪明白,真乃不虚武夷山中煮饭仙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