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游爱茶

南宋知名爱国诗人陆游,是中国文人中最爱饮茶的一位。茶对于他来说,是启发诗思、激发诗情的一个重要东西。往往“毫盏”煎熟之时,就是其诗句炼成之际:“诗情森欲动,茶鼎煎正熟”,“香浮鼻观煎茶熟,喜动眉间炼句成”。他不但“自置风炉北窗下,勒回睡思赋新诗”,在家边煮泉品茗,边奋笔吟咏;而且外出也“茶灶笔床犹自随”,“幸有笔床茶灶在,孤舟更人剡溪云”。茶孕诗情,裁香剪味,陆游一生中所作的咏茶诗多达二百多首,为历代诗人之冠。陆游的茶诗,涉及面非常广,从中本身们可能看出,他对茶(特别是故乡茶)的热爱,“自己是江南桑苎翁,汲泉闲品故园茶”,这“故园茶”就是当时的绍兴日铸茶。在他眼中:“囊中日铸传世界,不是名泉不合尝”、“汲泉煮日铸,舌本方味永”。除日铸茶外,还有“寒泉自换草蒲水,活火闲煎橄榄茶”的橄榄茶、“兰亭酒美逢人醉,花坞茶新满市香”的花坞茶。 陆游毕生曾出仕福州,调任镇江,又入蜀、赴赣,辗转祖国各地,尤其是他还做过三年茶官,有机会品尝各地名茶:“聊将横浦红丝煨,自作蒙山紫笋茶”、“雪芽近于峨嵋得,不减红囊顾渚春”、“舌本常留甘尽日,鼻端无复鼾如雪”、“遥想解醒须底物,隆兴首选壑源春”、“峡人住多楚人少,土铛争饷茱萸茶”等等。因为了解各地名茶特色,深为茶中所含的文化品位、至味、至道所浸淫,于是他敬慕作茶神。 陆游对茶的喜爱,还源自于对陆羽《茶经》的欣赏和酷爱。无论走到哪里,身边总是带着《茶经》;无论多么忙碌,经常抽空反复阅读《茶经》;除外自己阅读,还几十次与友人讨论《茶经》的微旨要义。“水品茶经手自携”、“琴谱从僧借,茶经与客论”。他导致还想续写《茶经》:“遥遥桑苎家风在,重补茶经又一篇”。惋惜,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如愿,但他的诗词、诗词中所包括的茶文化丰富内容,足足抵得上一部新《茶经》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