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窑——出斗茶佳器

自古以来,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,政和年间(1110年~1118年),宋徽宗赵佶已经在位十多年了,他还记得有一年的十月初二,文武百官在集英殿为他贺寿,当时辽国、大夏国、高丽也派遣了使者参加。这样盛大的场面食用的却很容易,每人面前撇开饭前的多种看食 外,只有多个小碟子,摆着生葱、韭、蒜和醋。下酒菜虽有多道,但也很简单,九盏酒后便上主食,最终曲终席散。这与唐代流行的奢华盛宴相比,简直寒酸得可怜!难道赵佶知道减省治国的道理?并不然,在位的这些年,他足足花掉先帝辛苦积攒下来70%的国库,典型的整个败家子。真正的原由在于先辈们留下了减省的祖训,他不敢越制罢了。

既然在饮食上不便讲究,赵佶便在伙食的器皿上下工夫。他喜欢欣赏看食 ,这是一种工艺菜,用北宋官窑、汝窑、定窑、钧窑的精美瓷器盛装,相得益彰,也许激发食者的胃口。不单如此,他还爱慕苏东坡、蔡君谟等文人们斗茶 茗战的佳话,经常邀请蔡京等宠臣斗茶 。

宋代的是制成半发酵的膏饼,饮用前先要把膏饼碾成细末放在茶碗内,沏以开水,于是称为点茶法 。鉴于点茶技术性、表演性强,自唐末五代起,就从福建兴起一股斗茶 之风。赵佶熟悉斗茶胜负的标准重要是色 与浮 。色 ,以茶汤面色鲜白为上。点茶之色,平常有纯白、青白、灰白、黄白数种,以纯白为上。而斗浮 比斗色 更见功夫。斗浮即要乳花浮起后着盏不落,先露水脚,水痕先出者为负。斗茶最重烹新斗硬要咬盏 ,要使乳花像固体那样咬住盏壁,凝而不动。这就对茶具建议了极挺高的呼吁,当时福建建窑烧制的一种黑釉茶盏,釉面呈条状成果纹、细如兔毛的,被称为兔毫釉 。兔毫有黄、白两色,称金兔毫 、银兔毫 。赵佶喜欢银兔毫,认为白色的兔毫映衬在青黑釉色上,显得格调品位更胜一筹。为此,建窑正宗为皇家烧制了供御 和进盏 的瓷器。

这座位于福建省建阳县水吉镇的窑场,从晚唐、五代始烧青瓷,其胎质为乌泥色,源于宋代斗茶的盛行,建窑改以生产黑釉茶盏为大宗。聪敏的窑工经历无经常的反复实践,应用釉中所含氧化金属的呈色道理和窑温火焰的机理,烧出了富有变化的成绩釉和窑变花釉,有的在黑色釉地上呈现出条状和油滴状成效,有的烧出窑变花釉如玳瑁,有的把剪纸图案烧在釉内,另外,在黑釉上用刻花、划花、剔花、印花装饰技法赠予美化,使建窑的产品丰富多彩。当时非常多日本僧人到中国留学,将建窑的黑釉产品带回国,对日本陶瓷艺术也诞生了很大影响,正所谓斗茶佳器出建窑 。

?

郑重声明:喝茶归属保养美食,不可以直接替代药品应用,假如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严谨食用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害了您的版权,请笼络咱们处理!

欢迎留言